1. <em id="a4smk"><acronym id="a4smk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<progress id="a4smk"></progress>
        <rp id="a4smk"><object id="a4smk"><blockquote id="a4smk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
      1. <rp id="a4smk"><object id="a4smk"></object></rp>
        <th id="a4smk"></th>
        <dd id="a4smk"><big id="a4smk"></big></dd>

        登錄站點

        用戶名

        密碼

        [藝論·研究] 王陽明:刪繁就簡,是人最難得的境界

        4 已有 270 次閱讀   2023-09-24 11:44
        小編推薦
        王陽明:刪繁就簡,是人最難得的境界 

        王陽明:刪繁就簡,是人最難得的境界

        人生不是一場膚淺的物質狂歡。

        作者:洞見ciyu

        1528年,船停泊在章江河畔,王陽明從夢中醒來。

        他更換了衣冠,倚著一個侍從坐正后,氣若游絲地跟弟子周積說:我走了。

        周積淚如雨下,詢問道:老師有何遺言?

        王陽明用最后的一點力氣笑著說:此心光明,亦復何言?

        人生已修行圓滿,已別無所求。

        他說過:吾輩用功,只求日減,不求日增。

        能從普通人成長為圣人,皆因為王陽明在簡、減兩字上下功夫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離愁緒

        弟子問王陽明如何清除心中的雜草。

        王陽明回答說:

        草有妨礙,理亦宜去,去之而已;偶未即去,亦不累心。

        若著了一分意思,即心體便有貽累,便有許多動氣處。

        雜草有害,當然要清理掉。但是如果偶爾沒有清除干凈,也不要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你越在意心就會越亂,盯著那一塊未除的雜草,雜念就又生出來了。

        正德元年,王陽明被貶為貴州龍場驛丞。

        龍場位于萬山叢棘之中,瘴氣彌漫,環境惡劣。

        有一次,王陽明偶遇一位小官,帶著兒子仆人。

        三人見這里荒無人煙,山路崎嶇難走,心生愁怨。

        兩天后幾人便相繼離世。

        王陽明聽聞這個消息,可憐三人的同時,也不由感慨:憂郁攻其心,豈有不死之理?

        很多時候,人不是敗給環境,而是先敗給自己的千愁萬緒。

        掃掉心上的垃圾,保持達觀心態,任風雨再大,也能保持一份淡然。

        王陽明形容過自己的處境:

        危棧斷我前,猛虎尾我后;倒崖落我左,絕壑臨我右。

        科舉失敗,數次貶謫,百姓唾罵,奸臣刁難……他受盡了命運的折磨。

        可是落第后,父親想要開導他不要放心上,他自己笑道:世人以不登第為恥,我以不登第卻為之懊惱為恥。

        被貶龍場時,山路難走,官糧時常供應不上,他自己開荒種地,還寫下一首《西園詩》,津津有味地講述自己種菜的過程。

        養心貴以靜,淡泊宜于性。

        把情緒關在心門外,不憂不懼,自然能在兵荒馬亂的生活中且行且歌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舍執念

        佛教認為痛苦的根源,就在于“我執”。

        執念是困住自己的囚籠,放下是解脫自己的鑰匙。

        弘治十六年,王陽明在西湖療養時,閑逛虎跑寺。

        寺里有位和尚一心想成為得道高僧。

        他修禪三年,不發一言,不看一物,形容枯槁。

        王陽明徑直走到跟前,大聲說:你這個和尚一天到晚,嘴里說的是什么,眼里看的是什么?

        和尚嚇了一跳,雙手合十問:施主,貧僧已不說不看已經三年,你這話什么意思?

        王陽明沒回答,反問:你家里還有家人嗎?

        和尚說:有一個老母親,生死未知。

        王陽明誅心一問:那你還想你的老母親嗎?

        和尚遲疑了一下說:哪能不想啊。

        王陽明說:你終日不動嘴,不視物。其實已在心里說了千百遍思念的話語,看了千百次你母親的音容笑貌了。

        和尚醍醐灌頂,慟哭了一場。

        一念放下,天地皆寬。

        那些強求不放的事,都會成為自己的深淵。

        蒲松齡寫過一個執迷象棋的書生。

        書生途經揚州時,見一位梁將軍在林子里喝酒下棋,便徘徊棋桌旁,不愿離去。

        梁將軍邀請他下一盤,一連三局,書生都敗下陣來。

        書生不服氣,一直下到夜幕降臨。

        就在這時,忽然一陣陰風掃過,書生竟跪地痛哭,拉著梁將軍的衣角,求他救救自己。

        原來,書生早已做鬼。

        他生前執迷于下棋,荒廢了學業。家里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可書生就是割舍不下。

        他把父親活活氣死,因“大不孝”的罪名被閻王索了性命,打入餓鬼獄。

        因他頗有才華,閻王又派他給東岳大帝的鳳樓寫碑文,如果寫好了,可放他還陽。

        結果在前往鳳樓的路上,書生巧遇梁將軍的棋局,執念再起,耽誤了行程。

        閻王知道后,任是誰來求情,都不再寬恕他。

        我們都是那個和尚和書生,會困于一事、一物、一個念頭。

        若走不出自己的心障,到哪里都是囚徒。

        生活中沒有什么不可以看淡、看開的,追不上的就不追,背不動的就放下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斷欲望

        王陽明教導弟子:減得一分人欲,便是復得一分天理,何等輕快灑脫,何等簡易。

        王陽明生于官宦世家,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。

        照理來說,在龍場風餐露宿,食不果腹,王陽明應該是過得很痛苦。

        可王陽明在這里自得其樂。

        對他來說,睡不過七尺,食不過三餐。

        他看到驛站破敗無法居住,就把附近的一處山洞當作安居之處,起名“陽明小洞天”。

        他壘好灶臺、放好床架,雖然家具都頗為簡陋,卻過得優哉游哉。

        因為缺衣少食,他自己開墾土地,經過一番辛勤勞作,糧食有了收成。

        王陽明用剩余的糧食接濟窮人,又用散落的稻谷喂養鳥獸。

        別人問他:何不把糧食換錢銀?

        他笑著說:可欲者是我物,不可放失;不可欲者非是我物,不可留藏。

        一個人真正所需的并不多,有一顆簡單、知足的心,生活就足夠豐盈。

        我們能掌控欲望幾分,便能掌控生活幾分。

        南宋宰相陳自強利用手中權力徇私舞弊,買賣官職。

        幾年之內,積累了大量的財富,揮霍無度。

        后來事情敗露,朝廷沒收了他全部財產并將其流放。

        七十多歲,戴著鐐銬走在流放的路上,凍餓致死。

        臨死前說:如果自己不出來當官,在鄉下安享晚年該多好。

        世間亂花迷人眼物質,醉心于物質,只會讓自己迷失。

        散曲家張養浩也曾位及監察御史,甚至朝廷多次下詔征用。

        可他不為名利所動,在大明湖邊建造了一個小住宅。

        白天與三五好友泛舟湖上,飲酒賦詩唱曲,夜里則秉燭思讀,過著神仙般的悠閑生活。

        人生不是一場膚淺的物質狂歡。

        一個人不被欲望裹挾,堅守住內心的凈土,才能過上真正富足的日子。

        有一次,王陽明的弟子王汝止出游歸來,王陽明問他:何所聞,何所見。

        王汝止道,見滿街都是圣人。

        王陽明說,你看滿街人是圣人,滿街人見你也是圣人。

        王陽明一直秉持這樣一個觀點:人人皆可成圣人。

        凡人的內心充滿各種欲望和執念,能刪繁就簡,持戒而行,便能立地成圣。

        點個贊吧,與朋友們共勉。

        分享 舉報

        發表評論 評論 (4 個評論)



        微拍福利爱福利_第一福利视频导航_92国产精品午夜福利
        1. <em id="a4smk"><acronym id="a4smk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a4sm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rp id="a4smk"><object id="a4smk"><blockquote id="a4smk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
          1. <rp id="a4smk"><object id="a4smk"></object></rp>
            <th id="a4smk"></th>
            <dd id="a4smk"><big id="a4smk"></big></dd>
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